总有一天会甜的

求文,求文,柚天的一篇文章是斯莱特林柚×格兰芬多天的,跪求。


我们那天仍未知道在婚礼上发生了什么

我们那天仍未知道在婚礼上发生了什么

  众所周知,花滑界的那对夫夫,从求婚到婚礼都搞的惊天动地的,但你要真问他们婚礼上发生了什么,估计你问遍所有参加婚礼的人都不会有答案。
  中式婚礼最重要的是什么?当然是堵门啦,关于这点,我们的堵门扛把子隋文静小姐姐早在婚礼前的一周开始准备了,用她的话说:“羽生这颗白菜那么容易就拱走了自家养的白白嫰嫩的猪,怎么说也得抠出点什么来吧。”于是,她把金博洋的一切问题都列了个遍。只是可惜羽生酒精过敏,不然她还想和他拼酒呢,二锅头都备好了。
  我们的聪哥呢?你真的认为他能抗拒我们的桶总吗?开玩笑儿,他早就保证他会把这些年抛举用的力气全部用在堵门上。米沙就不用说了,一堆的鬼点子。
  然而,他们都忘了一点,羽生,为什么被叫做大魔王。
  桶总说:“我也想坚持,可是谁知道他出手就是Dior,channel,一整个系列的呢?”于是,第一道防线崩塌了。至于聪哥,桶总都投降了,他还抵抗干什么。
  至于米沙……那个在厕所吐的一塌糊涂的就是他,羽生不愧是大魔王,从国王游戏到真心话大冒险没有一个输的,赢了之后的指令更是丧心病狂,比如让梅娃在酒店大厅里表演EXO的歌舞(梅娃表示,就算再怎么爱idol,这种事情还是很羞耻啊),再比如让陈小三儿在众人面前模仿何润东,让韩国的小金同学坐在最下面,大家一起来玩叠叠乐(小金同学表示,哥啊,那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,你咋还记得呢?)比如让米沙敲开一个陌生人的门问他:“你寂寞吗?”等等等等。
  总而言之,就是除了羽生本人,其他的都被整倒了,你问天天啊,那就要在床上整了。
  

这篇写的不好,期中考崩了,等过两天开辆车吧。

错过

错过

  羽生结弦这一辈子过的很辉煌,金牌无数,家庭美满,退役后带的小选手也是获奖无数。可只有那么一件事,待到他老了,都无法释怀。
  他错过了一个人,一个最爱他的人。
  他记得,那个人有着可爱的小虎牙,讲话时会不自主的露出来,他爱在亲吻时舔弄它,享受的看着他颤抖的样子;他记得,那个人有很好看的腰线,他的腰很细,轻轻一揽,便能入怀;他记得那个人的小奶音,从开始的前辈,到后来的师兄,再到羽生,他甚至还能回想起那个声音。他记得很多他的事,可是他还是错过他了。
  他与那个人会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,大胆的交换一个小心翼翼的吻,会在加拿大空旷的大街上亲密的牵手,会在日本的樱花树下面对面许下永不分离的愿望,也会在东北繁华的街市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,只露出一双眼睛,然后交换一个含笑的眼神……可惜,樱花会凋谢,誓言也会破裂。
 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忙于各自的工作,他不适应他的官腔,他不乐意他的奔波。终于在记者的穷追猛打和粉丝们的哭天喊地中,他接受了自己母亲的建议,与他分手。他不想回忆那段时光,因为他是个罪人。分手那天,他不敢看那个人的眼睛,他还在说自己一点也不担心网上的流言蜚语,可自己下一秒却说出了分手。他看着那双眼睛变得无神,虎牙渐渐消失,最后只有一句:“好。”
  他回了仙台,与母亲介绍的人结婚,那是个温柔的女子,他们隔年生下了一个男孩,日子过得很温馨而平淡。可他知道,他不爱自己的妻子,他后悔了,可他有没有勇气去找他。而那个人呢,在漫天的咒骂和唾弃中销声匿迹,只有隋文静打来过一个电话,只有一句话:“他祝你从此幸福。”他再也看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,只是每年的生日礼物却从来不少。
  羽生已经老了,自己的孙女都已经五岁了,那天他带着他的孙女走在樱花树下,女孩问他:“爷爷,你说,在樱花树下许的愿会成真吗?如果会的话,那我要跟雅树永远在一起。
!”他弯下腰,看着可爱的孙女:“爱洋啊,如果说了永远,就千万不要放手。”他看着漫天飞舞的花瓣,笑了,如果当时的我勇敢一点,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呢?
  天天,你看,樱花又开了,你什么时候在跟我许一次愿啊。

文笔真不好,也没有修改复看过,作文写了牛哥结果写崩了,所以想虐一虐他,在加上今天心情不太好如有雷同,算我抄袭,多给点评论,谢谢。

顺毛的天天不要太好看(。・ω・。)ノ♡怎么办,还要写作业但还是想码文了

完美结局

完美结局

别说了,被刺激到了
 

    羽生结弦的表白放在了他的退役仪式上。退役仪式很隆重,很盛大,除了他的师兄弟们,很多老一辈的花滑选手也来到了现场。不过有些奇怪的是,似乎比起羽生的退役,有另外一件事更让他们激动。但,这件事的另一个主人公,那是身份还是羽生结弦“师弟”的金博洋同学显然被蒙在鼓里。
    羽生在退役式上演绎了许多他的经典节目:肖邦,巴黎散步道,晴明等。然而最后一曲确实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罗密欧。参加那场盛典的观众还记得,那天的羽生穿了一身类似西装的白色考斯藤,他在最后一曲前对所人人说到:“我十七岁滑这套节目时,还不懂什么是爱。但,现在的我,有了你,所以我懂了。爱着你的羽生结弦要把这套节目送给最爱羽生结弦的你。”他的眼睛亮亮的,止不住的温柔,他笑得很好看,仿佛是春日的和风,他的话很轻柔,字里行间埋着深切的爱意。
    这套罗密欧确实不太一样,它不同于之前的青涩,它表现出来的是经过大风大浪后,岁月沉淀的真爱,每一个动作,每一次跳跃都仿佛再告诉人们,我有多爱他。一曲结束,羽生的脸上满是汗水,眼中却都是笑意。他接过话筒:“今天呢,我要做一件任性的事情。”话音刚落,金博洋就被一群花滑选手推了上来,他们把他送到他面前,隋文静递给了羽生一个方形的小盒子,没有别的多余的话,只有一句:“好好待他。”金博洋明显是懵的,他还沉浸在自家恋人的节目中呢,就被这帮老铁们推了上来。
    羽生结弦拉过他的手,将他带到正中央。他对着喧闹的人群比了个手势。静默了几秒,他打开盒子,单膝跪地,里面是一枚闪亮的钻戒。他对他说到:“天天,我们一起走过来很多年了,你总是说怕影响我,不同意公开,现在我退役了,可以公开了吧。你眼前的这个人很笨,除了滑冰和爱你不会别的,我可能会因为一只噗桑而跟你撒娇,可能会因为你跟别人去皮而不开心,可能会因为生鸡蛋拌饭而跟你耍赖,但我只想让你知道,哪怕什么都不会,也会爱着你。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吗?”金博洋看着他的恋人,这个他从小崇拜的偶像,他跟他从赛场到生活,从青年到成年,这个人一直是他的星星,那么耀眼,那么遥不可及。他害怕公开,害怕旁人的指指点点,他怕他配不上羽生。可现在,他有什么好怕的呢,他最爱的人就在他眼前,他为什么要说不呢?“我愿意!”金博洋说到。他们为对方带上戒指,接受好友们的“威胁”和祝福,隋文静在一旁哭花了眼线,还不忘揪着羽生结弦的衣领说,你要是敢对我老铁不好,你就试试看吧。他看着对方眼中映出的自己,笑了。
    我与你的故事可能有这万般曲折,但请相信,因为我爱你,所以这个故事将会是完美结局。
   

文笔不好,激动之作,有没有后续不清楚,希望天天真的能去加拿大‵(*∩_∩*)′

收到爷爷写的字啦,求了他好久,好想写表白梗怎么办(⊙o⊙)!

论被全团讨伐是怎样的一种经历 下

可能有ooc,文笔很烂,谨慎点开,新人写文,请多包含

论被全团讨伐是怎样的一种经历 下

    哈啰,大家好,我是你们性感的国民center姜丹尼尔,上次我们说到我和霖霖向大家告白了之我们俩在一起了。于是,从那天起,我的日子就没好过。
    第二天,我好不容易有个休息天,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后(虽然更想抱着霖霖睡),起来时发现什么不太对劲,可有说不出是什么,正当我伸手要拿放在床头的软糖时,我摸了个空。嗯?我的软糖呢?这下可不得了了,我连忙起床开始寻找,然而最后的结果是,他们全都没有了。全!都!没!有!了!!!作为一个嗜糖如命的人来说,这简直是一个莫大的打击。就在我沉溺在软糖被卷走的伤心中的时候,李大辉,这个“可爱”的弟弟路过我的房门,轻飘飘的说了一句:“哥,为了你的身材管理,智圣哥和旼泫哥刚刚把你所有的零食都清走了,包括你的拉面哦~”。哦?是吗?大辉啊,麻烦你不要用真挚的眼神搭配那样得意的笑容来说这句话好吗?
    零食没了,我忍,全当做身材管理了,我们家霖霖前两天还说哥你的腹肌好好看的呢。可是,谁能告诉我,难得的休息日,我的小男朋友去哪了???这时,又是路过的邕无趣(没错,你没看错,他就叫邕无趣)噙着淡淡的微笑:“冠霖和志训出去了哦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,又似是想起什么来转身说到:“去鬼屋了哦。”。。。。。。我心中有一句mmp一定要讲。本来我都准备跟我家霖霖去看个电影,坐个摩天轮啊,再在摩天轮的最顶端讨个香吻啊。现在好了,没等我逮到霖霖,我就会被鬼给吓死。T_T
    没了软糖,我忍,没了霖霖,我忍,至少他晚上还会回来的嘛。可是,我昨天刚买的漫画呢???最后,我在全团最虎的五金大佬手上看见了他们:“哥我借来看看你不建议吧?”不建议,当然不建议了,我敢吗???
您佬这战斗力,我还能说什么?
    最后的最后,我躺在床上,犹如一只失去了灵魂的萨摩耶,忧伤的看着天花板――这是来自为我的悲伤伴奏的金在奂同学的描述,在奂啊,你能来陪我我很开心,但是,能不能不要再在我耳边唱高音了啊,我的耳膜好像快出血了。
    就当我的灵魂渐渐脱离的时候,我听到了玄关处的开门声,我的霖霖回来了。我一跃而起,差点没把旁边的在奂君吓得跌下床。我的小王子今天穿了一身白,像个小天使,手上还拿着一个蛋糕盒,我使劲的吸了吸鼻子,是桃子味的。他扑向我在我怀里开心的说今天有多开心,说到去鬼屋的时候,还小小的嘲笑了我一下。我能怎么办呢,我深爱的小王子我只能宠着了啊,我把他往怀里又搂了搂,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头发:“我们霖霖最棒了呢,以后去鬼屋要保护哥哦。”他献宝似的捧着那个蛋糕盒,亮晶晶的眸子好看极了,我忍不住往他脸上亲了一口,他红着脸望了一下外面的哥哥们,奶奶的说了一句:“哥,你怎么这样啊~”害羞的像鸵鸟一样钻进我怀里,门外的智圣哥一副儿大不由娘的痛心疾首样:“哎呀,哎呀,真是黏黏糊糊的,快走快走,要瞎眼睛了。”
    虽然之后我的软糖还是会不见,我的漫画也会被调皮的弟弟借的到处都是,我和霖霖亲热时,成员们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把我们俩隔开,但我知道,他们早就祝福我们了。
    无论以后的路有多难走,有多少流言蜚语,我都会保护着我的小王子,白头到老。

今天也是被背书折磨的一天,上一篇能得到大家的喜爱真的是意想不到的,谢谢各位点赞的小可爱们。最近要期中考,11.13(没错就是11月13号,这个日期我也是呵呵了)。期中要是考的好的话,之后准备开一篇丹罐的ABO文。谢谢大家的喜欢,^ω^

论被全团讨伐是怎样的一个经历 上

文笔很差,慎点,如有雷同,肯定是我抄袭(看的太多分不清了)设定wanna one不解散。          
姜丹尼尔×赖冠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论被全团讨伐是怎样的一个经历 上
   大家好,如题所示,我,一个大势组合的center,国民票选NO.1被我们组合中所有的成员讨伐了。说起这件事,我心里便是一把把辛酸泪啊。
   这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,并且我要介绍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了――我们组合的忙内,赖冠霖(顺便提一下霖霖是我的,你们这群女人别想了(* ̄︶ ̄*))。一个月前,我和我家小忙内在成员们面前公开了。没错,你没看错,就是公开了。要说我们是如何勾搭在一起的呢,这个故事还是要从......好了,扯远了。
   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每个人的反应。一向和蔼的智圣哥如川剧变脸似的黑下了脸,(我敢保证绝对比霖霖上次说的那个包公的脸还黑)。他拉着一样阴沉的二哥和组合里最有智慧的黄葛亮嘀嘀咕咕半天,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(我有点怀疑他们在商量怎么秘密的干掉我);一向除了唱歌应该啥都不会的金在奂同学飙起了他引以为傲的高音(我觉得楼下的要上来找我们了,怪不得霖霖说他耳朵疼呢,以后要让霖霖离他远点了。);然后以99粉肠团为首的一群忙内把我团团围住(顺便一提,迫于智圣哥的黑气威亚,我早就跪下来了),脸上的表情好像要来跟我干一架(虽然他们最后还是这么干了≧﹏≦,不过我的霖霖有来特别照顾我哦= ̄ω ̄=,嘻嘻)至于邕圣祐,他老人家抱着我家霖霖哭天喊地,跟嫁女儿一样,说忙内啊,你看上谁不行,怎么就偏偏看上姜丹尼尔那个傻狗了呢?哥,我还是不是你弟弟了?∏_∏
    最后这混乱的场面还是在我的亲亲宝贝霖霖的一句:“我知道哥哥们都是为我好,但是丹尼尔哥就是我找的那个与我共度一生的人,我爱他,他也爱我。就像我家乡有一句歌词那样‘只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’。我想和他一起你们走下去。”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感动,事后据李大辉同学回忆说:“哥你当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啊,不过就是表现的...嗯,有点蠢。”去你的,你哥我那时激动好吧。
    不过,当时被眼泪糊住的我,并没有看到剩下九个成员彼此了然于心的眼神。不过当时我眼中只有我家霖霖,哪里还装的下他们嘞。





写的很烂,背书背到癫狂之作。实在是太喜欢这对了。不好看就删。